1号站

一号站代理 : 理大學生會胡國泓任務完成:留到最後,是為同學福祉

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逗留在理大校園已一個多星期,四處游走,希望為包括理大學生在內的留守者提供支援。如今,留守的人愈來愈少,而且大都選擇躲起來,胡國泓昨天見到的人「一隻手數得晒」,估計總數約有40人。 胡國泓近日與社工及教授一同洗樓,但遇到的留守者,大多對陌生人抱有敵意,難以接觸。胡指,這些人有些是希望等到校園重開;有些是不想投降自首,卻找不到路走;有些表示自己沒有正職及家人,覺得倒不如留下來還能做點貢獻。 胡國泓有感近兩日接觸的留守者越來越少,他認為學生會的支援工作已完成,昨傍晚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及理大校董會成員、應用科學系助理教授朱偉志陪同下離開校園,隨即被安排登上警車,郭家麒指胡國泓被送至紅磡警署。 郭家麒說,警方只表示對胡國泓作出拘捕,但沒有提及涉及甚麼罪名。他指,胡國泓留在校內是為了保護學校,支援校內的同學,是他作為學生會署理會長的責任及天職,如今卻被拘捕,顯示政府無理,「點可以將所有曾經喺理大嘅人都當暴徒?」他批評,將所有在理大出現過的人,不論是學生、教職員、社工、義務急救,全部都控以暴動罪,是文明社會很大的羞辱。

1号站

布魯塞爾萬人遊行 呼籲終結殺害女性暴行

(法新社布魯塞爾24日電) 比利時警方表示,今天 大約有一萬人參與首都布魯塞爾的示威遊行,以呼籲終 結殺害女性的暴行。昨天法國和義大利也有類似訴求的 抗議遊行。 布魯塞爾的遊行群眾先向遭現任或前任伴侶殺害的 女子表達敬意,然後走到司法宮(Palace of Justice ),他們在那裡放了一雙又一雙的紅鞋子,作為女性遇 害的象徵。 示威遊行發起人之一的寇德隆(Celine Caudron) 表示:「懲罰加害人很重要,但首先我們最想要的是不 要發生暴行。」 遊行群眾手中拿著寫有「夠了」、「不要再有人喪 命」等字樣的標語。今年比利時已有22名女子遭男性殺 害。 比利時的反對女性遭受暴力團體Mirabal指出, 2017年以來,比利時有多達98名女性遭殺害,這項數字 若比較全國人口,比例遠遠高於歐洲各國的平均數據。 (譯者:陳彥鈞)

1号站

一号站代理 : 小春票站拍照疑觸犯法例

【星島日報報道】區議會選舉於昨晨7時半開始接受投票,多區票站均出現人龍,汪明荃(阿姐)、田蕊妮、杜汶澤及森美等均在社交網站呼籲大家盡公民責任,阿田留言說︰「在做自己可以做 !」阿姐則以撞色Look現身,更表明心繫社區。至於最爆炸性的莫過於是陳小春,他於下午上載在票站內拍攝的選票及投票印章照片,又標籤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香港人」及「香港加油」句字,由於選舉事務處列明未獲授權人士不得在投票站內使用手提電話或任何其他器材進行電子通訊、拍照、拍攝影片、錄影或錄音,陳小春的帖子隨即被網友懷疑已觸犯法例,更曾有藝人因此被捕,難怪他於半小時後刪除照片,換上紅底的文宣照片,圖上寫有「今天給香港一個告別暴力的機會」!文:娛樂組

1号站

泛民全面狙擊 搬老牌藝人乞票

【本報訊】區議會選舉各區候選人昨日盡最後努力拉票,而昨早全港十八區的累積投票率已較上屆高,建制派於中午已陸續有候選人開始告急,當中包括多名立法會議員,其中參選九龍城區土瓜灣北的民建聯主席兼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告急時,就遭對手社民連梁國雄(長毛)阻撓。而民主派方面則大打「明星牌」,包括曾在台灣出席當地的聲援本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活動時被潑紅油的本港歌手何韻詩,昨日就為民主派候選人拉票。 選民投票踴躍 票站排長龍 昨日各區選民投票踴躍,票站大排長龍,建制派在中午已陸續開始有候選人告急,當中不乏本身為「雙料」議員的立法會議員,包括民建聯李慧琼、周浩鼎、張國鈞及鄭泳舜;工聯會麥美娟及何啟明,以及在修例風波中言行惹爭議的何君堯。 何君堯曾遇襲 派保鏢跟身 其中參選深水埗南昌北的鄭泳舜於下午二時已全線告急;而參選屯門樂翠選區的何君堯則在下午三時開始告急,早前曾遇襲的何晚上拉票時有多名保鏢陪同,期間被民主派候選人的助選團指罵。民主派方面則出動「明星牌」,其中何韻詩、藝人葉德嫻及王宗堯就到南區為民主派候選人拉票。而民主派政團昨日未有大打「告急牌」,公民黨至晚上七時許,才為該黨參選北角錦屏的李予信告急,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亦告急。

1号站

公安已保障鄭文傑深圳拘留合法權益

【星島日報報道】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8月在深圳被警方行政拘留的英國駐香港總領館前職員鄭文傑指控嚴刑逼供。外交部稱今年8月,深圳羅湖公安機關已經對外作過通報,其中明確指出,鄭文傑在被行政拘留期間,公安機關依法保障了鄭文傑的各項合法權益。鄭文傑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 耿爽回應稱,根據掌握的材料,今年8月,中國深圳羅湖公安機關已就鄭文傑違法案件對外作過通報。鄭因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被深圳警方處以行政拘留15日的處罰。鄭文傑被行政拘留期間,公安機關依法保障了鄭文傑的各項合法權益。鄭文傑也對其違法事實供認不諱。 耿爽表示,關於英國外交大臣對於此事的最新表態,目前還沒有看到,需要去瞭解核實。耿爽說,至於英方召見中國駐英國大使,目前還不掌握有關情況。但英方向中國駐英大使提出交涉、表達關切是不會被接受的。中國駐英大使反而會向英方提出交涉,對英方近來在涉港問題上的一系列錯誤言行表達中方的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鄭文傑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稱是被迫認罪。他指,拘留時被秘密警察迫供,提供社交媒體密碼,以及兩名有軍事及情報背景的同事姓名。另外他被問及英國在香港反修例運動中的角色,又強迫他承認提供金錢及器材予示威者,但他拒絕。鄭文傑投訴多次被人用警棍毆打,又強迫長時間站立,站立姿勢不符合要求,就要被罰唱中國國歌。 英國外相藍韜文傳召中國駐英大使,對鄭文傑的遭遇表示憤怒。

1号站

深圳警方公開片段 顯示鄭文傑曾3度出入會所

國駐港總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今年8月被指涉在內地嫖妓遭當局行政拘留,但他日前接受外媒訪問時聲稱被拘留期間,遭內地秘密警察毆打虐待,引起輿論關注。深圳羅湖警方周四(21日)公開鄭文傑步入某會所,和他接受審訊時認罪的片段,顯示鄭在今年7月至8月期間,至少3次光顧該會所。羅湖警方強調,此案純屬普通的治安案件,且證據確鑿。 從警方公開的閉路電視畫面中可見,鄭文傑曾在今年7月23日、7月31日以及8月8日三度單獨光顧某間會所,並由會所職員帶進房間;其中在8月8日(即鄭被拘留前一天)的片段可見,鄭文傑於當晚9時03分結帳離開。 另在鄭文傑接受警員審問片段中,警員詢問鄭為何拒絕通知家人和律師時,鄭稱「因為覺得這件事很丟臉」;鄭又表示覺得「好丟臉啦,好羞愧啦」,「沒臉去見我的女朋友、我的家裏人」,強調自己「深感愧疚、自責,我決意改過,不會再犯」。 羅湖警方接受官媒訪問時指出,鄭文傑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六十六條規定,於8月9日被警方處以行政拘留15天,並於8月24日獲釋;期間,警方依法保障了鄭文傑的各項合法權益,不存在刑訊逼供的情況;又指鄭獲釋前,駐所醫生對其身體進行全面檢查,顯示身體狀況良好。警方強調,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任何人違法犯罪都必須依法受到懲處。

1号站

一号站代理 : 輪公屋被迫辭工不敢生育 新婚夫婦中港「分居」

樓價高企,公屋申請條件苛刻又離地,年輕一族上樓無望,令民怨更沸騰。根據房屋委員會最新公屋輪候數字,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為5.4年,遠超政府提出公屋3年上樓的政策目標。有年輕女性為符合申請公屋入息限額,辭退全職工作,更因輪候時間影響其生育打算;有新婚夫婦則因輪候時間長,又未能捱貴租,只好帶同數月大的兒子中港分隔兩地居住。有關注團體批評本港房屋政策「三無」,促請政府盡快落實過渡性房屋、青年住宿、租務津貼等措施。 「一般1人或2人家庭冇可能符合(公屋入息限額),即使符合都排好耐,白表居屋配額少,私樓又畀唔起首期,大部分年輕人兩頭唔到岸。」May的一番話大概是本港年輕人的寫照。29歲的她於劏房居住近10年,少於100平方呎的劏房單位,月租為4500港元。因居住環境及租金問題,她多次轉換居所,至2016年結婚才決定申請公屋。原本任職文職的她月薪17000港元,加上丈夫的收入,超出2人家庭申請入息限額,於是她辭退工作,改為進修。 收入減半,May直指租金佔近半收入,影響日常生活開支,構成一定經濟壓力。她表示,2人家庭輪候時間最快,但預計仍需排7年才可上樓,3至4人家庭更需等9至10年,因此決定不會生育,「加上2人家庭單位啲格局係開放式,唔會考慮生小朋友。」 「個計分制基本上係令人上樓無期,見唔到希望。」38歲的阿雄原本居於僅約90平方呎的劏房,月租4500港元,他於2015年以單身人士身份輪候公屋,至今年結婚後連同太太及兒子改為申請3人家庭公屋。兒子出世後,因劏房牆身較薄,晚上兒子哭聲對鄰居構成滋擾,加上空間不足只可於廁所內設電磁爐煮食,擔心衞生及成長環境欠佳,遂另覓居所。 阿雄一家三口曾搬回與母親同住,惟因家庭問題再次遷出,但坊間合適的單位月租至少7000港元,對月入18000港元的他而言難以負擔,最終太太帶同兒子搬回內地居住。分隔兩地3個月,他每月均需長途跋涉到內地探望太太及兒子,他則繼續寄住於母親居所,儲錢以備將來開支,坦言「咁大個人都要依賴屋企,究竟係我有問題定社會有問題」。 截至今年6月底,共有約25.61萬宗公屋申請,分別為約14.79萬宗一般公屋申請,以及約10.82萬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1人申請,比10年前共約13.4萬宗公屋申請增逾90%。同期的輪候時間亦持續上升,一般申請的平均輪候時間由2年增至近5年半。對比10年前的公屋申請入息限額,以1人家庭為例,由7440元增至11830港元,增加約60%;至於4人家庭則由16070港元增至29240港元,增幅約82%。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胡加沂指,公屋申請者中,半數為44歲以下人士。現時房屋政策問題之一是劏房戶輪候公屋時間長,一般年輕單身人士至少等5年半,超出政府承諾公屋3年上樓目標。「有4人家庭由2012年開始排,去到今年先可以用特快公屋上樓,仲要揀不受歡迎單位。」她批評,現時本港房屋政策「三無」,即無足夠過渡性房屋、無青年住宿、無租務津貼,促請政府從以上途徑解決問題。 公屋聯會總幹事招國偉亦指,未來5年新供應約1.5萬個公屋單位,但每年新增的一般申請已有2萬宗,推斷供應持續緊張,「喺計分制下以18歲後生仔零分嚟計,唔改變婚姻狀況,要等20至30年。」 房屋署發言人稱,公屋入息限額以住戶開支為計算基礎,包括住屋開支和非住屋開支,加上備用金。其中的住屋開支,是住戶租住與公屋單位面積相若的私人樓宇單位的所需開支來計算,因此每年檢討公屋入息限額時,都考慮當時私人樓宇單位的租金水平。 發言人又指,為增加公營房屋供應,政府將未來10年的公私營房屋新供應比例由6比4調整至7比3;將9幅原本計劃在未來數年出售的用地改撥為公營房屋用途,以提供約1.1萬個公屋單位;以及將部分用作發展公營房屋的土地,增加住用地積比率至最多30%等。

1号站

闊別6年不幸撻Q 陳奕迅宣布取消紅館騷

歌神陳奕迅(Eason)闊別紅館六年,終於再回歸大搞《陳奕迅 Fear and Dreams 香港演唱會 19/20》,回饋港迷,可惜因近日公眾活動情況影響,大會指「無法預計和保證25場演出期間的觀衆安全和相關交通配套」,今日宣布取消原定於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行的全部25場演唱會並將安排退票退款,亦因涉及觀眾人數龐大、申請演唱會場地和演職人員檔期配合等問題,現無法就改期演出作出承諾。而有關退票退款安排,大會將於2019年12月18日公布。

1号站

一号站代理 :美眾議院通過參議院版本《港人權法案》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眾議院以417票對1票,大比數通過參議院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會送交白宮。報道指,總統特朗普最快會在今日決定是否簽署。 美國眾議院上月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參議院前日亦以一致同意方式,通過要求國務院每年評估香港自治狀況的《法案》。由於參眾兩院通過的《法案》版本不同,兩院最終要協商出統一版本,再交由兩院全體表決獲通過後就提交總統特朗普。 特朗普須在10日內決定簽署法案,或是運用否決權,發還兩院重申表決。另外,參議院同日亦通過《保護香港法案》,禁止向香港警方出售催淚彈、橡膠子彈,以及其他作鎮壓示威者之用的裝備。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重點內容: ●要求國務卿向國會提交年度報告,評估香港的自治狀況,以證明香港應否續享與中國內地有別的特殊待遇。 ●要求總統制訂制裁名單,對侵犯香港基本人權的人士實施拒絕入境、凍結在美資產等形式的制裁。 ●要求商務部長提交年度報告,確定香港政府有否確切執行美國針對敏感軍商兩用物品的出口規定,以及美國和聯合國針對北韓和伊朗等地的制裁規定。 ●確保參與民主、人權或法治相關抗爭的香港人士,不會因為遭香港政府拘捕、監禁或其他不利舉動,而被美國當局拒絕發出簽證。

1号站

寧願被拉,都唔會主動投降

理工大學仍有近100人在內,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昨表示,警方已登記及拘捕約1000人,當中300人是18歲以下,警方暫時沒有計劃進入校園,亦沒設清場死線。何說,昨早10時,警方在理大對出的暢運道天橋底,發現3男1女拉開渠蓋及放繩入內,兩名男子從水渠爬出,警方即時拘捕全部6人,涉嫌參與暴動及協助罪犯。此外,有人早前在理大外的天橋以游繩逃走,警方共拘捕37人。 身在理大的,常問同路人一個問題:搵唔搵到路走? 他們說,希望盡量用自己的方法離開校園,寧願冒著被捕風險,也不願主動投降認輸。 周三凌晨,校園寂靜得像個死城,地上滿佈用剩、用完的物資,偶爾有人行來行去,像在忙著什麼。有人堅持戴著豬嘴等裝備,亦有人一直拿著武器、盾牌,在校園內行來行去,似在戒備;也有人乾脆把口罩脫掉,在校園內坦蕩蕩地行走,亦有人坐在一角睡覺、講電話;有人神情疲憊,徹夜未眠,也有人哭泣。20歲的K(化名)面露疲態,聲線低沉,坐在校園一角的小梯級,忙碌地講著電話,不時用手揉揉雙眼,尋找逃生路線。 這是K留守的第三晚。K說,留守大學的第一、二天,從來沒想過要走,因為他相信奮力抵抗,總會打出一個缺口。但留到第三天,身邊的人一個個離開,他想的已不再是留守,而是要設法離開這裡。他和朋友們曾經有個美好的約定,希望在外面的友人能設法從油麻地、佐敦,來到他們能看得見的地方,再一同打出一條生路,離開校園。那時候,所有人都士氣高昂,以為有機會得勝,豈料輸得一敗塗地,令他不禁灰心:「以為可以喺幾百米外見到佢哋,但原來門口都出唔到……我都知外面嗰班係爆到盡架真係。」在外的伙伴沿途損兵折將,推進屢屢受阻,令他產生放棄的念頭:「不如算啦,唔好夾硬嚟。好攰,想出一出去。」 有同路人選擇離場,K則堅拒投降。張達明、曾鈺成、以及一眾中學校長等到場,超過600人隨他們離開校園,K則表示沒有聽他們說話:「要幫到手嘅,第一晚就走到啦,第一晚就唔使守得咁辛苦啦。佢哋入嚟都係做下門面嘢。」他堅決不從:「打咗咁多日先嚟投降,不如我投降埋呢場運動啦,我寧願被拉坐監,我都唔會主動投降。」、「我最窩囊都係狂奔走,寧願走唔到俾你捉,都絕對唔會投降。」 對於有人決定離開,他最初的確感到生氣,但隨即表示理解:「佢哋始終都係中學生,佢哋本身就唔應該上嚟呢個戰場。」雖然他認為自首對他來說是個荒謬的行為,但知道一些人年紀輕,不能怪罪於他們。 K又指,現在還留守的人大部份都已經萌生去意。兩天前,他們討論的話題都與警察的動向有關,擔心警方會否攻入理大,但現在看見其他人,都只會問:「搵唔搵到路走?」在記者與K訪問期間,不時有經過的人詢問安全的逃走路線,當談及到某條路線被警方發現、有人被捕時,他們神色都帶點擔憂和憤怒。有人披著毛巾、身上有傷口,急救員讓他去拿藥敷,他卻因為心急離開而不以為意,只著急找離開的路線。 K在短短20多小時就試過多種逃生方法。他試過跳入渠口,沿渠道逃走,半蹲半跪的前行,但因為他走錯了方向,加上聽說前方有警察,就被迫折返校園。但他形容,從渠道逃走需要承受一定的風險,因為他們下去之前並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只能粗略估算位置,甚至有機會在渠道裡發生意外也沒有人知道。他亦多次嘗試在校園找陸路逃脫,但每次都在成功攀過障礙前就會發現有警察,失敗而回。 K身邊的朋友不斷嘗試助他離開。他的朋友曾於油麻地、佐敦等地向理大推進,更在過程中被催淚彈擊中頭部,幸得頭盔保護方無大礙。事後,他的朋友不斷對他說「撐住」,但他嘆道:「其實係我欠佢哋,而家搞到佢哋損手爛腳咁。」直至現在,朋友們仍不斷嘗試為他尋找逃生路線,盼能與他重聚。 回想最初來到理大,他只是看見有人說理大告急,便進來幫忙,希望讓其他伙伴能有機會休息。原本他打算凌晨12時左右便回家睡覺,但從來沒想過這場戰役是如此漫長,更沒料到這是一個有入口沒出口的圍城。不知不覺,一守就守了三個日與夜。 留守三天,幾乎三餐都不能溫飽,雖然學校有飯堂,但由於之前排隊等候時間太長,他寧願每天只吃餅乾與杯麵, 直至昨天晚上才吃得上一口飯,這碗飯有菜有肉有咖哩汁。依他觀察,校內的物資大概尚能支撐兩、三天。物資耗盡之後怎麼辦?「冇事掛,點都出到去嘅。」記者說他樂觀,他笑說:「是啊。」 這幾天裡,令他最難忘的,不是水炮車、不是警察的槍械,而是在食堂找到一盒炒麵王。他笑說,自己一向喜歡吃炒麵王,數天前他曾參與中大一役,那時候看見有炒麵王卻沒拿來吃,令他深感懊悔。來到理大,初時只見食堂有合味道等杯麵,有一晚卻突然找到兩盒炒麵王,令他喜出望外,雖然想把兩個全都吃掉,但他最終只吃了一個,把另一個留給其他人吃。 網上傳言指警方即將清場,他也擔心眼前是最後一黑夜,而他最想做的是聽音樂、放鬆心情。但他隨即笑說:「呢度都冇咩好做,其實最想都係搵路走。」他此刻最大的感覺,就是疲累,即使想到有機會被捕,他笑說:「無咩所謂,只要唔好打我,唔好強姦我就得,可能坐48個鐘仲舒服過而家。」 如果明天是最後一天,他最希望跟他認識的人說聲對不起:「好似成日做錯事,做得唔好,個人又做得唔好。」還有一句多謝:「我呢世人其實過得幾開心。」最後他笑指,最希望跟所有香港人說:「慈雲山有一間焗豬排飯好好食!」